高原“小白”成长记
时间:2021-07-08 浏览次数:次

5月14日凌晨3:50,睡眼惺忪的我踏上了去高原的路途。这是我第一次上高原,心中满怀激动和欣喜,但也有些许担忧,担心自己无法适应高原生活。九点十分飞机准时到达林芝米林机场,透过窗户映入眼帘的是郁郁葱葱的群山,云雾在半山腰缭绕,天空飘着绵绵细雨,竟有种仙境的感觉。

下了飞机我们匆匆忙忙的上了去林芝的中巴车,到了林芝,简单吃了碗面就向波密进发。由于昨夜睡眠不足加上舟车劳顿,来不及欣赏“最美318”沿途的美景,很快就打起了盹,过了一会只觉胸口发闷,身上冒汗,一看车窗外已经白雪皑皑。这才意识到我已经到了海拔四千六百多米的色季拉山口,随着车左拐右转,开始犯恶心,赶紧闭起双眼,却怎么也睡不着。下了色季拉山后,症状稍有缓解,但是恶心的症状始终没有消失,最终也只能是一“吐”为快。

第二天一早,我们一行四人向某隧道深孔进发,318国道沿途风景虽美,但一边是悬崖,一边是陡壁,蜿蜒曲折,时不时从山坡上滑下落石、泥沙,司机师傅必须全神贯注。路边悠闲的牦牛吃着草散着步,过往的车子也不着急,缓缓绕过。悬崖下帕隆藏布江宛如一条绿绸带落在山间,远处的雪山头裹银帕,下着翠裙,与一碧如洗的蓝天相互辉映,真是一片壮丽景象。

不知不觉间已经到达孔位附近,经验丰富的刘永军师傅看了看地形,给我们规划了一下踏勘路线。看着这陡峭的山坡,我心里有点打怵,简单的准备后开始跟着李金玉和沙蕾爬山,山上没路,我们只能沿着落石坡向上攀爬。由于刚下过雨,石头表面湿滑,稍不注意就会滑倒,除了要注意脚底,还要提防长满尖刺的荆棘,稍不注意便会听到一声惨叫。李金玉和沙蕾身姿矫健,不一会就把我甩到身后。我在后面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见此情景,他们担心我有高原反应,便让我下山,为了不拖累他们,我只得听从。过了两个多小时,他们踏勘完成,满头大汗的回到车上,我感叹道:”这山真不好爬啊!”他们笑着说:“这应该是最好踏勘的孔位了”。后面的踏勘经历果然印证了他们的话,其中五月十八号那天的踏勘经历让我终生难忘。

出发之前我们根据奥维地图规划好了踏勘路线,地图上显示孔位离山脚直线距离约800米,海拔约4300米。由于地形复杂,为了安全起见,项目部安排了一位藏民向导,我们一行三人向孔位进发。

爬到半山腰,发现再往上基本都是近乎垂直的陡壁,攀爬极为困难和危险。幸运的是,前方陡壁处悬着一根绳子,我一只手拽着绳子,一只手扶着石头,屏住呼吸,根本不敢往下看,腿不停的发抖,不由自主的发出叫声。每爬完一层阶梯,惊魂未定,许久才能平静。除了需要攀爬近乎垂直的陡壁,还要穿过危险的流沙坡。踩在流沙坡上,走一步滑下半步,鞋子里灌满了沙子,两三米宽的流沙坡咬咬牙就过去了。然而我们遇到了一个近十米宽的流沙坡,一旁的李金玉告诉我过这种流沙坡必须快速冲过去,身体重心向坡面倾斜,越慢越危险。这个流沙坡直接延伸到山脚下,如果不小心滑下去,将会一滚到底。他俩先后快速冲了过去,给我做了示范,我大喝两声,甩了甩腿,大步冲了过去。

短短八百米的直线距离,我们爬了近五个小时还没有到达孔位。在离孔位还有一百五十米时,我们被一个直立陡壁挡住了,藏民向导摇了摇头,示意过不去了,我们只得选择一个最近的点位,定位拍照,完成相关记录工作后返回。俗话说的好:上山容易下山难。下山才知道之前的路有多么凶险,我们三人相互协作,一路上我基本上是滑着下来的,胳膊不小心扭到了,高原反应也随之而来。终于到了山脚,找到一处松软的缓坡,四脚朝天躺了上去,深深吸了口气,酸痛的双腿终于得到了舒展,紧绷的心情也渐渐放松下来。回去的路上,郝敬博问我今天咋样,我勉强挤出一丝微笑道:“今天感觉半条命没了!”

虽然踏勘之路很坎坷,但是路上也遇到了许多可爱的人和景。有给我们热情指路、纯真质朴的藏民小哥;有与狗为伴徒步拉萨、乐观坚强的湖北二娃;有在山间竞相开放、亭亭玉立的杜鹃花;有静谧碧绿、风景如画的然乌湖……我有幸加入了这个团结友爱的项目部小家庭,得到了大家的许多关照和指导。在这里,苦并收获着,累并快乐着,我也在慢慢成长着……

(陕勘院 张显)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