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日报:大道通衢畅京新——写在京新高速梧桐大泉—木垒段通车之际
时间:2021-07-08 浏览次数:次

穿荒漠、越戈壁、跨沟壑、翻山丘,天山脚下,一条高速公路如巨龙般劈开亘古戈壁腾空而起,一路向东直通北京。

6月30日12时,京新高速(G7)梧桐大泉—木垒段通车运营,总里程2800余公里的京新高速全线建成通车,乌鲁木齐至首都北京有了一条最便捷的高速公路通道。

攻坚克难筑坦途

梧桐大泉—伊吾段大部分区域地处荒漠戈壁,最让施工人员不适应的是几乎每天都要刮大风。

“11级的大风很常见,风裹着石子打在脸上生疼。”中铁二十四局集团西南建设有限公司承建的梧伊第一合同段项目部办公室主任胡华成说。

这里的大风常年不停,只有6、7月风势减小,正是施工的好时期,可这也是一年中比较炎热的季节。盛夏时节气温超过40摄氏度。干上一会儿,施工人员就浑身是汗,衣服也被汗水浸湿。但劳累了一天,回到宿舍洗个澡也是一桩难事。

项目地严重缺水,饮用水需从200多公里外拉运,洗澡洗漱用水都是地下水,可该处地下水含盐量高,洗澡后皮肤上会起红点、发痒,甚至出现脱皮现象。“很多人实在没办法了才快速冲洗一下。”胡华成说。

在巴里坤—木垒段,困扰建设者施工的却是雨水。

中铁十五局集团第一工程有限公司京新高速巴木段土建第一合同段负责人王朝阳说,新疆的项目有效施工期只有半年,6、7、8月正是施工好时期,可一场场大雨总是不期而至。

去年7月,施工现场突降大暴雨,很快,洪水从山上冲下,建好的路基被冲毁了四五处,加起来有800多米长。“我们加班加点赶工一周才修好了路基。一些挖好的桥梁基坑也被填埋,只能挖开重新做。”王朝阳说。

“战风沙、斗雨雪、抵酷暑、抗严寒,我们克服重重困难确保项目进度,在茫茫戈壁上筑起了一条高速公路大通道。”王朝阳说。

戈壁荒漠环保为先

梧木段途经区域生态环境脆弱,一旦遭破坏恢复难度大,因此,施工过程中的环境保护至关重要。

“选线时我们尽量避开环境敏感区,如果避不开,也会采取严格措施,最大可能地保护环境。”孙猴网京新高速公路项目总工程师王晓智说。

巴里坤—木垒段土建施工第二合同段途经生态脆弱的草原区,项目部立起“环保桩”,严格限定行车便道界限,不许施工车辆过界,一旦发现会处以最低1万元罚款。项目部还加强技术创新,优化营区驻地、场站设计方案,最大程度减少占地面积和对土壤、植被的破坏。

公路施工时,需建设施工便道、预制场、拌和站、弃土场以及施工营地等,这需要占用临时用地。公路建成后,这些临时用地要复垦并恢复原貌。

“在进场之初,我们会挖掘临时用地上的表层土并存放好,这些表层土要用于复垦。”中铁二十二局集团第四工程有限公司京新高速项目部项目经理高飞说。从去年开始,该合同段推平拌和站、填平取土场等,并回填存放的表层土。随后技术人员选用耐旱和易于成活的草种,播种草籽、挖土覆土、洒水浇灌,让临时用地重新变回草地。

大石头隧道是梧木段唯一一座隧道,挖掘山体产生的弃渣超过15万立方米。施工人员把弃渣进行加工后,大部分用于路基填筑,剩余部分用于服务区场地建设。

梧木段沿线水资源缺乏,各施工单位设置沉淀池,实现污水循环利用,以节约水资源。“一个月节水80多吨,不仅降低了施工成本,更节约了宝贵的水资源。”王朝阳说。

核心区北通道形成

在京新高速通车前,出入疆公路不仅数量少,而且部分公路存在“断头路”或“卡脖子”路段;有些地方虽然通了路,但道路技术等级低,通过能力有限。

“十三五”期间,新疆建成通车G7明水—哈密、G216富蕴—五彩湾一级公路等。随着京新高速梧木段建成通车,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高速公路北通道成形。

京新高速全线通车后,构筑起我国北部进入新疆最便捷的大通道,开辟出一条霍尔果斯口岸至天津港北部沿线的最便捷出海通道,架设起一座天津港至荷兰鹿特丹港最便捷的亚欧大陆桥。

自治区交通运输厅党委副书记刘平说,梧木段建成通车,对于完善新疆和国家高速路网,推动“疆内环起来,进出疆快起来”目标加快实现,以及改善区域交通条件、缓解区域交通压力都有重要作用。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